周行一/台湾需要槓杆竞争.txt

2019-05-22 17:29:02
test author
原创
237
摘要:<p>  台湾的经济已经沉闷了很久,一九

  台湾的经济已经沉闷了很久,一九九○年代中期以后即乏善可陈,当时台币对美元的汇率达廿五比一,最近几年在卅上下游移,之前经济成长率几乎都在五%以上,现在的常态是在二%与三%上下游移,状况比日本与稍好一点,比美国差,今年我国成长率预估会低于二%。

  欧元区与日本的个人所得差不多是四万二千美元、美国已达六万五千美元,台湾只有二万六千美元,长期与我们竞争的韩国香港新加坡是三万四千美元、五万二千美元、六万二千美元。我们这种低成长,与主要竞争对手差距不停拉开的状况不能持续下去,否则会积重难返。

  当竞争对手跑得快,后起之秀(中国大陆与东南亚国家等)来势汹汹,国家欲振乏力的状况没有明显转机时,人民会信心低落、接受现状追求小确幸,而且渴望别人帮助。

  一九九五年时日本个人所得已经与现在差不多,所以说日本失落了廿几年。日本人这段期间中愈来愈保守,国内消费不振,社会福利支出沉重,公共投资不足,政府债务急剧恶化;企业与个人都希望政府帮忙,老迈该淘汰的大企业受到政府保护,新创事业难以产生,劳工也希望政府保护,农产品更不能随便开放进口,年金改革鼓励延缓退休,一言以蔽之,日本廿年来是个紧缩的社会。过去因为经济繁荣,人民可以多年吃老本,工业与科技基础雄厚,外销还可以是经济成长的动力,但是年轻人愈来愈啃老,所得无法增加,与父母住在一起,靠世代间财富移转维持生活,出国念书的人少了,不敢生小孩,也不欢迎移民,更讽刺的是,美国已经比日本强大很多,还要借贸易不公平的理由从日本获利。

  这些情况都正在台湾发生,只是,一九九五年日本发生问题时,比现在台湾的生活水准还高得多,当时台湾每人国民所得是一万四千美元,仅有日本的三分之一。台湾该怎么办呢?努力学新加坡及美国!新加坡是小国,一九九○年代末期时国民所得不到二万一千美元,与台湾同属四小龙之一,但当台湾步履蹒跚时,新加坡却勇往直前;美国是百年强国,永远强调竞争,即使已经是冠军,绝不容许自己成为亚军。

  新加坡小,知道不可能凡事自己来,国家的关键策略是「槓杆」,利用别人的人才与资金到新加坡发展,国家的政策、法规、行动等等全部朝这个方向努力,例如新加坡只有六所公立大专学府,政府鼓励新加坡人出国求学或者外国人到新加坡办教育。台湾人口虽然接近新加坡的四倍,但其实还是很小,我们必须欢迎外国人来做我们选择不做或没有能力做的事,只要决心强,方向正确,我们的规模比较大,可以做得比新加坡更好。

  美国的立国精神是让每个人可以自由冒险发挥。鼓励竞争,促进竞争环境是政府一贯的政策,社会当然也保护弱者,但是相信强者愈多,对弱者的保护也会愈好,全世界私人慈善公益气氛最浓郁的国家可能就是美国了。台湾人都充满爱心,只要我们能像美国人一样习惯于竞争与淘汰,我们可以建立制度让强者保护弱者。
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